歡迎訪問鋰電網(www.924684.com),鋰電產業鏈服務全平臺!
                                        2022年05月27日   星期五    |  廣告單價 |  鋰電資訊
                                        首頁 > 資訊 > 分析 > 被忽視的新晉“鋰電之都”:常州

                                        被忽視的新晉“鋰電之都”:常州

                                        來源:鋰貓實驗室 | 作者:admin | 分類:分析 | 時間:2022-03-29 | 瀏覽:29831
                                        文章頂部

                                        鋰電網訊:全網皆知的一個事實是:全國恐怕沒有哪個省份比江蘇省的鄙視鏈更豐富了。

                                        而“蘇南>蘇中>蘇北”這句話甚至不是全部。

                                        在各個區域的內部,每個城市的地位也不同:高于區域整體水平的愿意說得更具體,低于區域整體水平的總是更愿意提及區域。

                                        你問一個江蘇人:

                                        你的家鄉是哪里?

                                        ta如果回答你:

                                        江蘇。

                                        那ta肯定是蘇北人(此句無惡意,筆者就是蘇北人)。

                                        因為這個時候,如果對方是蘇州市區人,ta會說自己是蘇州人;如果ta是蘇州下面的縣級市,ta會直接說自己是昆山人。

                                        總之,除了蘇北人,絕對沒有人會說自己是“江蘇人”,這就是江蘇“鄙視鏈”的真正核心所在:每個或大或小區域的落后方都被置于尷尬的位置,怕自己搭不上這趟區域快車。

                                        通常,從地理上來說,蘇州、南京、無錫、常州與鎮江同屬“蘇南”。

                                        但經濟最發達的蘇、錫、常自認為是血統更純正的蘇南,而南京與鎮江配不上。另一邊,南京身為省會老大哥,則常被段子手們稱為“安徽省會”。

                                        到了“正統蘇南”內部,勉強擠上區域位置、卻又長期被蘇州和無錫壓制,無法大聲說出自己名號的常州又有一番別樣的委屈。

                                        但很多時候,一個產業就可以改變一個城市的命運。

                                        曾經籍籍無名的“茅臺鎮”因一瓶酒走上人生巔峰,福建小城“寧德市”也因“寧王”而名聲大噪。

                                        常州這個已經被“蘇北”城市南通在GDP層面上超越的傳統紡織業與工業之城,也正在“寧德市”背后悄然崛起,利用自己獨特的產業優勢成為新晉的“動力電池之都”。


                                        新晉“鋰電之都”

                                        3月9日,成立短短5年的蜂巢能源再度融資。上市公司海亮股份發布公告稱,其參投基金杭州涵智將以3.22億元增資蜂巢能源,增資后股權占比約為0.7%。

                                        按照本次融資計算,蜂巢能源的估值已經高達460億元,目前裝機量在國內排名第六,全球排名第十。

                                        隨后的3月11日晚間,曾經一度拖累成飛集成虧損乃至戴上了“ST”帽子的中創新航(曾用名:中航鋰電)在眾望所歸中于港交所網站遞交了招股書,更有消息稱中創新航的IPO將籌集高達15億美元,有望成為2022年港股市場上最大規模IPO之一。

                                        2021年裝機量數據更是顯示,中創新航在國內排名位居第三,僅次于寧德時代比亞迪,全球排名第七。

                                        2021動力電池廠排行榜.png

                                        來源:SNE Research,鋰貓實驗室制圖

                                        在這兩個動作頻頻的動力電池“黑馬”身后,站著的正是我們今天的主角:常州市。

                                        當大家的目光還聚焦在蔚來與合肥的羅曼史、聚焦誰能夠爭奪到“新能源車之都”的稱號時;當“鋰電之都大賽”的參與者已經涵蓋了福建寧德、江西宜春、江西新余、湖北荊門、四川遂寧、四川宜賓、山東棗莊等七個城市時……不善宣傳的江蘇常州已經默默成為動力電池全國出貨量第一的城市。

                                        2021年數據顯示,來自江蘇常州的車用動力電池產量超過57GWh,在江蘇省內占比三分之二,在全國占比三分之一,位列全國第一。

                                        在鋰貓實驗室對于全球前十大動力電池廠商2021年現有產能的統計中,國內所有城市中,常州以超過61GWh(中創新航無明確產能數據,未計算)的產能數據位居國內第一,全球第二,排在其后的才是福建寧德(圖中波蘭為LG新能源的產能基地)。

                                        image.png

                                        來源:公開信息,鋰貓實驗室整理制圖

                                        這個曾經在“蘇錫?!敝疇幹兄饾u被忘卻的蘇南小城市,終于以自己的方式站在全國頂峰。


                                        輸在“產業”

                                        江蘇的“鄙視鏈”產生原因紛繁多樣,種種競爭由來已久,但“蘇南”內部出現裂痕的時間卻并不久。

                                        從地理上來說,位于長江以南的南京、蘇州、無錫、常州與鎮江都屬于“蘇南”區域;但從文化角度,更為大家認同的“蘇南”區域則只包含“吳語區”,也就是后來我們所熟知的“蘇錫?!?。

                                        這一稱呼的最早來源已無法確切考證。但有一點卻是確定的——1983年1月,江蘇省在全國率先全面實施“地改市”,中心城區都在滬寧線上的蘇州、無錫、常州三個地級市正式誕生。

                                        據《無錫日報》2016年的報道,在隨后的1983年5月,時任江蘇省社科院副院長的沈立人,在一篇論文中使用了“蘇錫?!边@一名詞,這也是可查資料中這一詞匯最早出現的時間。

                                        也是在同一年,著名社會學家費孝通先生將廣泛存在于吳語區的鄉鎮企業發展模式命名為“蘇南模式”。

                                        2003年時,江蘇省正式將發布建設三大都市圈的計劃:包括南京都市圈、蘇錫常都市圈和徐州都市圈。

                                        到了2016年,國家規劃的《長江三角洲城市群發展規劃》要求蘇錫常都市圈全面強化與上海的功能對接與互動,再次推動了“蘇錫?!钡木o密鏈接,但這時描述已變成了:

                                        加快推進滬蘇通、錫常泰跨江融合發展。

                                        隨著經濟轉型的進一步持續,深耕制造業的蘇州和無錫逐漸將常州甩在身后。

                                        經濟增速明顯跟不上的常州,似乎很難再待在以“文化”為核心的“蘇錫?!比ψ永锪?。

                                        其實早在2002年時,《南風窗》的“城市較量”專題中就已經有了一篇無錫人的文章《誰是蘇南老大》。

                                        在這篇文章里,他將這場“城市競賽”劃定在蘇州與無錫之間,直接將常州排除在外。

                                        原因也很簡單,80年代常州依靠工業、紡織業等產業崛起,1983年時,它在全國69個中等城市中,人均工業產值、勞動生產率和財政收入總量均名列第一。

                                        但到90年代之后,常州的高體量經濟反而拖了后腿,成為難以轉型的因素之一,在彼時外資吸引力已經明顯弱于蘇州和無錫兩市。

                                        到2002年時,常州GDP遠低于蘇州和無錫引領的第一梯隊,甚至已經落后于蘇北工業重鎮徐州。

                                        image.png

                                        來源:Wind,鋰貓實驗室制圖

                                        后來開啟了“創新驅動”模式開始瞄準制造業后,常州總算超越了徐州,排到第五,但仍落后于從地理上看當屬“蘇北”的南通。

                                        2021年數據顯示,常州的GDP體量是蘇州的三分之一、無錫的二分之一,距離“萬億俱樂部”還有一步之遙。

                                        但從GDP增速角度看,常州2021年以9.1%的增速排到了體量前五名中的第一位——就在上一年,它的增速還僅為5.46%,落后于南京與南通兩市。

                                        9.png

                                        來源:江蘇省統計

                                        而這轉折,正來自于其命運般的動力電池“三大件”:大哥寧德時代與后起之秀中創新航、蜂巢能源。


                                        贏也在“產業”

                                        中國新能源汽車產業的崛起始于2009年的“十城千輛”,而常州開始布局這一產業就在2年后的2011年。

                                        那一年,常州的新能源汽車研究院成立,同時千人計劃(常州)新能源汽車研究院在鐘樓區成立,旨在引進新能源汽車領域國內外高端人才、培育新能源汽車核心零部件產業項目。

                                        成立僅一年后,就有11個項目入駐新能源汽車研究院。不過直到2014年8月,常州市才正式制定扶持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的政策——《常州市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實施意見》。

                                        這時,常州已被列入新能源車推廣計劃城市,并從如何落地的角度給出了具體實施方案,包括具體補貼政策和補貼標準。

                                        image.png

                                        來源:常州市人民政府官網

                                        也許是彼時常州市政府已經認識到電池在新能源汽車中的核心地位,于是當年起,常州市以溧陽和金壇為抓手,開始圍繞引入寧德時代進行布局,并由此迎來產業集群之力的爆發。

                                        天眼查數據顯示,從時間上看,中創新航的(子公司)落戶時間要早于寧德時代,于2015年落戶金壇區,而寧德時代(子公司)在半年后落戶于溧陽市。

                                        蜂巢能源則在2018年時同樣落戶金壇區,在《蜂巢能源崛起,“保定車神”轉身》一文中我們曾經提及:蜂巢能源從長城汽車內部獨立出來的時間,正是這一年。

                                        image.png

                                        來源:天眼查,鋰貓實驗室整理制圖

                                        據稱如今在動力電池業內流傳著一句評價:

                                        世界看中國,中國看常州,常州看溧金。

                                        溧金即溧陽和金壇兩區(市)。

                                        目前,寧德時代已在溧陽投產產能約49GWh,蜂巢能源則在金壇投產約12GWh。


                                        命運“三大件”

                                        1、中創新航:伯樂與千里馬

                                        簡單來說,常州與中創新航的關系是一個伯樂與千里馬的故事。

                                        曾經脫胎于中航工業集團的中創新航,在早年間曾經被中航工業的另一家公司——成飛集成注資,并在資本市場迎接過短暫的輝煌。

                                        但彼時一方面新能源的“天時”尚未來到,另一方面中創新航受到各方面掣肘,一直未實現大的突破,最后拖累上市公司虧損,以至于最終2019年時被成飛集成出表。后者放棄了控股權,最終由金壇區政府以金沙投資為主體接手。

                                        但金壇區政府其實早在2015年8月時就將當時還在洛陽的中創新航引入常州金壇成立了子公司。

                                        培育4年后,2019年時金壇區政府正式控股,這時中創新航(常州)成為總部,原來的洛陽總公司成為子公司。

                                        image.png

                                        鋰貓實驗室整理

                                        在對中創新航的選擇上,金壇區乃至常州市政府,一直非常直接:用投資來投票。

                                        而從總部正式搬到金壇起,中創新航迎來了騰飛:從名不見經傳到躍居全國第三,并拿到了廣汽這個事關命運的大客戶,隨后開始向其他客戶進軍。

                                        (關于中創新航的故事,鋰貓曾經在《中創新航IPO:車企的陽謀》一文中具體介紹過,感興趣可點擊閱讀。)

                                        對于與金壇區政府的這段合作歷程,雖細節鮮少人知,但從2016年就進入金壇區中創新航CTO兼副總裁曾公開表示:

                                        我能深刻感受到常州對創新的重視、對產業的重視,對于產業從業人員的重視,以及對動力電池產業的大力支持。

                                        11月,中創新航正式由之前仍帶有“中航”字樣的“中航鋰電”更名,正式與歷史切割,開啟屬于新的征程,走上IPO之路。


                                        2、寧德時代:戰略地位

                                        常州與寧德時代的故事始于2016年,彼時寧德時代剛進入“白名單”迎來歷史機遇,而常州當時已經成為第二批入選節能與新能源汽車示范推廣的城市,二者一拍即合,寧德時代第一期項目投資了100億落戶常州,設計產能50GWH。

                                        選擇常州溧陽,對于寧德來說是一次戰略位置上的重要布局,也是繼寧德、青海之后的第三個產能基地。

                                        傳統上,由于手機制造產業的集中,數碼電池主要集中于珠三角地區;但動力電池不同,其下游主要在華東、長三角、京津冀等地區,因此原生于華南地區的電池技術需要到更靠近終端的地方選址。

                                        常州從區位上來講,靠近上海以及長三角整個區域的新能源消費,在中創新航和寧德時代入局之前,已經擁有北汽新能源、眾泰汽車等終端車企。

                                        此外,江蘇的人力成本相對低,趕上了上海的制造業外遷,成為一個優選。

                                        對此,曾毓群曾經公開表示:

                                        寧德時代新能源此次落戶溧陽,將有助于公司更快相應客戶需求,更好服務長三角地區客戶。

                                        后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寧德時代于2018年上市,并迅速成為“寧王”,成為動力電池界的最強力量。

                                        而在初期布局之后,寧德時代后來又攜手上汽繼續落戶溧陽。

                                        目前寧德時代合計在溧陽總規劃產能135GWh,已投產49GWh,也是除了寧德市之外的最大產能基地。

                                        image.png

                                        來源:公開資料,鋰貓實驗室制表

                                        寧德時代為常州帶來的機會更不可小覷。

                                        和電池廠商的選址要靠近車企一樣,上游材料廠商的選址也會靠近動力電池廠商。溧陽拿下了寧德時代就相當于綁定了上游,為常州之后的產業集群進一步夯實了基礎。


                                        3、蜂巢能源:技術孵化

                                        如果說中創新航的進入是常州慧眼識珠、引進寧德時代體現了常州的戰略地位,那么蜂巢能源的崛起則證明了常州的技術孵化能力。

                                        2018年時,這個曾經的車企動力電池事業部選擇獨立生長并成立了蜂巢能源,而“保定車神”的二次創業基地,就選在了常州金壇區。

                                        相比于另外兩家公司,蜂巢能源的獨立時間較晚,但也因此在技術上一身輕,選擇了“無鈷電池”的創新技術。

                                        2019年無鈷電池開始研發,2020年首次發布;隨后又有2021年短刀片電池量產下線,第二代產品也預計將于今年三季度實現量產。

                                        而對這一切,公司首席運營官COO何勝奎曾表示:

                                        常州完善的產業鏈體系,支撐我們能夠在短時間內推陳出新。

                                        在蜂巢能源的全部已規劃的產能基地中,常州的建設規模為67GWh,為產能規劃最大的城市,占蜂巢能源全部產能規劃的1/4左右。

                                        image.png

                                        來源:公開資料,鋰貓實驗室制表

                                        如今,隨著裝機量步入全球前十行列、電池從長城內部走向外供,蜂巢能源據稱也即將開啟上市之路。

                                        常州市對于動力電池產業的投入即將迎來豐厚回報。


                                        新“蘇南模式”

                                        常州作為承載上海制造業外遷的基地之一,以靠近新能源車終端銷售市場的優勢,搶下了各大廠商的“華東布局”關鍵一棋。

                                        但曾經的中創新航在洛陽一度落寞,到了常州卻拔地而起;曾經的蜂巢能源只是內部事業部,到了常州也成為動力電池創新的一股重要力量,這一切的原因或許仍要去費孝通的“蘇南模式”中找尋。

                                        “蘇南模式”的概念最早見于1983年費孝通教授撰寫的《小城鎮·再探索》:“蘇、錫、常、通的鄉鎮企業發展模式是大體相同的,我稱之為蘇南模式?!?/p>

                                        這種模式的主要特點是:先工業化,再市場化,在彼時是以“鄉鎮政府”為主來組織資源。

                                        與之形成對照的是“溫州模式”:先市場化,再工業化。

                                        不過隨著時間的演變,“鄉鎮政府”正在向上一層級躍遷,“蘇南模式”也逐漸演變出新:

                                        目前在常州主導新能源產業發展的主要是區縣級政府,從政策、技術支持和資金支持等各方面全面發力,一手為常州打造出了“產業集群”。

                                        在政策上,政府作為“看得見的手”先后出臺了《關于推進高質量工業智造明星城建設的若干政策》,鼓勵重大項目落地,加快審批速度。

                                        在技術上,常州市曾先后建成天目湖先進儲能技術研究院、中航鋰電研究院等研發平臺,集聚了國創、南德等一批公共服務平臺,為新能源企業的技術發展做后備。

                                        在資金上,常州的區縣級政府對待需要資金的新能源企業,在其融資中不遺余力:2019年以控股方式接手中創新航、2021年又參與了蜂巢能源的A輪融資。除了控股方參與企業融資外,溧陽、金壇等區還通過搭建企業股改上市服務平臺、銀企對接融資平臺、項目資本對接平臺為企業拓寬渠道,高瓴資本、IDG、深創投、申萬投資、弘毅資本等知名投資機構都來這里布局。

                                        這種“政府主導”的方式在“頂層設計”主導發展的新能源產業中見效尤其顯著——作為華東區域的沿海城市之一,常州雖然遠離礦產資源本身,卻以自身力量集合了中下游資源。

                                        “先工業化”之后,常州正迎來屬于自己的“市場化”:

                                        動力電池領域,2021年江蘇時代、時代上汽滿負荷生產,中創新航產能利用率超90%,北電愛思特、蜂巢能源產能利用率達70%。

                                        產業鏈也正在變得越來越豐富,新能源相關企業數量高達80多家。截至目前,常州已構建了從電池正負極、隔膜材料、電池單體到電池系統的完整產業鏈,規模居全省第一、全國前三。

                                        image.png

                                        常州的主要鋰電產業鏈公司(不完全),鋰貓實驗室整理

                                        而縱觀國內新能源市場,也正是因為有了以金壇區、溧陽市等為代表的一個個新能源汽車產業集群的誕生,才有了整體產業規模的進一步擴大,并沖擊全球第一寶座。


                                        尾聲

                                        曾經依靠“蘇南模式”與產業集群的常州曾經在80年代時成為經濟標桿。

                                        但即便當時站在高峰,仍不免日后由于歷史包袱而跟不上時代的步伐,成為區域的落后者。

                                        城市競賽說到底還是產業競賽,當找準脈搏并把握方向以政府這只“看得見的手”堅定出擊,最終常州依靠新能源成為當下最備受矚目的城市之一。

                                        3月26日,在中國電動汽車百人會論壇(2022)上國家發改委副主任表示,新能源汽車現有基地達到合理規模前,不再新增產能布點,將大力推動落后企業和無效產能退出。

                                        在整車企業產能暫時無法轉移的情況下,動力電池現有靠近車企的產能基地顯得尤為重要。

                                        即便未來常州仍然需要隨時保持作為一個工業與“智造業”孵化器的姿態,來迎接各種挑戰,但此刻站在產業之巔的常州作為一個蘇南最不受重視的小城,正在用自己的經歷告訴我們:

                                        歷史與文化或許可以決定一個城市的過去。

                                        但產業發展才能決定一個城市的未來。


                                        參考資料:

                                        《新格局崛起, 從此再無“蘇錫?!??》上觀新聞

                                        《誰是蘇南老大?》南風窗

                                        《“蘇錫?!倍际腥?,發展方向更明確》無錫日報

                                        《常州金壇新能源產業多點開花 集群效應顯現》證券時報

                                        《11家上下游企業扎推布局 常州成動力產業聚集“樣本”》高工鋰電

                                        《從鋰電企業外地建廠前瞻中國鋰電未來版圖》高工鋰電網《我國25個城市示范推廣節能與新能源汽車2.74萬輛》中央政府門戶網站

                                        《打造全球動力電池中心!常州出招“先手棋”》

                                        江蘇省統計局數據

                                        常州市統計局數據

                                        分享到:

                                        合作機構: ofweek鋰電網 | 電池在線網 | 亞太電池展 | 巨典展覽 | 德泰中研 | 振威展覽 | 亞化咨詢 | 知行鋰電 | 高工鋰電 | 深圳市電源技術學會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免責聲明 | 人才招聘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鋰電網(www.924684.com) | 粵ICP備18158530號


                                        掃碼關注微信
                                        獲取更多商機
                                        ×
                                        尤物精品国产第一福利网站